城防图背后的故事

纪念馆里的党史 发表于 2020-04-10

  1947年以来,国民党环绕天津构筑了坚固的城防工事,企图以此阻止我军解放天津的步伐。1948年冬,东北野战军大军压境,在完成对天津的包围后,随时准备发起总攻解放天津。为减少伤亡,解放军必须在战役打响前拿到城防图。

  徐宁(平津战役纪念馆保管部主任):

  天津的城防工事非常坚固,蒋介石当年路过天津,用“固若金汤”来形容天津的城防工事。

  攻打天津前,毛泽东给攻城部队下了一个指示:尽量使天津工商业和学校免遭破坏。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小的破坏程度攻克这个城市,上级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天津地下党组织,让他们想办法搞到一张全面反映天津市区兵力部署的图。接到任务后,天津地下党积极配合,开始多渠道、多途径、多方面搜集情报。

  他们获得了许多份天津地下党员根据不同位置绘制的城防图,其中有一份是地下党员麦璇琨绘制的,主要是针对1949年时任国民党天津市市长杜建时构筑的城防工事。另外一份是地下党员张克诚绘制的,是陈长捷加固城防工事时的城防图。在若干个城防图当中,比较完整准确和直接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绘制的。

  天津市敌驻地区域图现存于天津市平津战役纪念馆,由麦璇琨、张克诚等天津地下党取得的城防图综合而成,天津战役前被下发到攻城部队各指战员手里。

  李天祥(天津地下党、张克诚表弟):

  张克诚于1944年加入共产党,北大工学院毕业后回到了天津,在国民党工务局工作。1948年,张克诚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工程师常学诗手里有国民党的城防图,他觉得这个图对咱们解放很有作用,就想尽办法把图拿到手。1948年12月前后,那天我在他家里。他下班回来后,就把门反扣上了,然后从柜子里边拿出一卷纸来,就是这个城防图。

  我挺激动的,不过有些担心,如果被国民党发现会怎么样?当时做那个工作是有危险的。那时候没有复印机,也没有照相机,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:把两摞精装书放在桌上,把玻璃板架在两摞书当中,把台灯放在下面的空隙里,然后铺上城防图,上面再铺上一层白纸,他就一点一点来描。

  当时已经是戒严时间了,他怕屋里有灯会引起别人注意,就找到一床夹被,用图钉摁在窗户上,这样就一点光都透不出去了。他描了一宿,没描完,就又冒险把图放在家里,第二天晚上又描了一宿,终于把这个图描完了。

  徐宁(平津战役纪念馆保管部主任):

  虽然城防图画好了,但是张克城觉得用铅笔描绘的城防图不太清楚,于是又找来相同比例的天津市市区图,自己编了一个简易的图谱,把大碉堡、小碉堡、子母堡、暗堡又在图上标示了一遍,所以是比较完整、比较新的城防图。

  他这版城防图对碉堡的描绘也非常清晰,碉堡的大小、位置、高度、层次,还有火力配备情况、兵力配备情况、敌人辎重的情况都在这个城防图中显示出来了。

  有了这份城防图,我们就可以精准地对敌人的火力目标进行射击,使我军的突击队减少阻力,加快了天津解放的步伐,同时也减少了对城市的伤亡、破坏程度,有利于我们最后接收接管这座城市。

  嘉宾:天津地下党、张克诚表弟 李天祥

  天津解放后,地下工作需要继续保密,直到有一年,天津党史研究室请来好些人来谈这件事,张克诚当时也来了,后来这些事情才逐渐公开出来。

##########
<dfn id='eGP'><nobr></nobr></dfn>
      <big id='WPiYOAyo'><sup></sup></big><big id='KgqKRmp'><center></center></big>
      <thead id='ito'><person></person></thead>
      <dfn id='oCHPFY'><big></big></dfn>
        <q id='Ypj'><ins></ins></q>
          <caption id='gkn'><cite></cite></caption><base id='PVBg'><big></big></base><listing id='YFYUQSyb'><center></center></listing><ins id='kOxXbQeC'><nobr></nobr></ins>